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昔日收視率之王,如今無人問津!這屆《中國好聲音》,觀眾連罵都懶得罵了

金錯刀 10-09 69

文 / 金錯刀頻道 祥燎

給你十秒鐘,你能說出三位《中國好聲音》(以下稱《好聲音》)的冠軍嗎?

想不起來?很正常。

就像最近,有人討論閱兵、電影、旅游,甚至 NBA,但《好聲音》總決賽,無人問津。

還守著《好聲音》的觀眾,或許也快被勸退了。

《好聲音》的豆瓣評分人數及評分又創新低。

就連本屆冠軍邢晗銘的表現,也完全不能服眾。

有人評價,她是一個輕唱功、重風格的冠軍,這在《好聲音》歷史上絕無僅有。

但轉念一想,隨著收視率、關注度、討論度連年下滑,《好聲音》將如此受爭議的選手推到聚光燈下,也就情有可原了。

這不得不讓人唏噓:曾經一鳴驚人的《好聲音》,竟要靠花招來維持熱度。

《好聲音》,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1

橫空出世,秒殺全場

2012 年,《好聲音》宛如平地一聲雷,驚艷無數觀眾。

盲聽、盲選的模式讓觀眾耳目一新,劉歡、那英等重量級導師,讓其他選秀節目相形見絀。

口碑,迅速發酵。

首播時,CSM 城市網收視率雖然只有 1.477%,但第二期收視率就破 2%,第六期就破 4%,總決賽巔峰時刻收視率已經突破 6%,收視份額在最高時更達到 29.47%!

于是,我們見證了繼《超級女聲》后,又一檔現象級音樂選秀節目的誕生。

那個夏天,《好聲音》幾乎承包了暑期檔的收視率和話題榜,《好聲音》的各色學員也成了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

一個叫梁博的小伙子,爆冷奪冠,卻選擇急流勇退。

濃妝艷抹的吳莫愁," 嚇哭地鐵小朋友 "。

皮膚黝黑的吉克雋逸,用高音秀得人頭皮發麻的張瑋,《愛要坦蕩蕩》的丁丁,還有倆光頭——平安、李代沫,等等。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吃瓜群眾直呼過癮,不忍換臺。總決賽當天正值中秋之夜,各大衛視的中秋晚會被《好聲音》搶盡風頭。

后來《好聲音》的評委王力宏評價這一季," 這是一個現象級的文化的奇跡。"

但相比文化奇跡,《好聲音》更是個商業奇跡。

在《好聲音》開播后,其廣告費水漲船高,從最初的每 15 秒 15 萬元漲到 50 萬。據相關人士透露,《好聲音》每期僅憑廣告就能帶來近 2000 萬元的收益!

僅用兩周,化身印鈔機的《好聲音》就為浙江衛視收回了成本。

《好聲音》一炮而紅,第二季第三季第四季,如約而至。

之后的第二季到第四季,《好聲音》的熱度不減,每一季的平均收視率都突破 4%。從播出到結束,霸榜熱搜不在話下。

與此同時,其收入也得到了爆炸式增長。

僅冠名費,第一季為 6000 萬,第二季便飆升至 2 億,隨后是 2.5 億、3 億,前四季的冠名費高達 8.1 億!

廣告收入更令人瞠目結舌:前 4 季的廣告收入超過 40 億元!最夸張的莫過于在第四季《好聲音》巔峰之夜前播放的 60 秒硬廣,廣告費高達 3000 萬元,輕松打破《好聲音》第三季時創造的中國電視史上最貴單條廣告紀錄!

這,就是當初的《好聲音》:吸金巨獸,無人能擋。

2

巔峰期突遭變故,自救卻不痛不癢!

從第一季后,就一直有人在吐槽,《好聲音》變了,變得不那么純粹,變得有太多的噱頭故事和插科打諢。

到了 2016 年,《好聲音》真變了。

這次變化,讓苦心經營四年的《好聲音》,一夜回到解放前。

據《好聲音》的制作公司燦星對外宣稱,《好聲音》的版權方 Talpa 獅子大開口,版權費用從最初 200 多萬飆升至數億元,因此雙方沒有談攏。

無奈之下,《好聲音》只能改弦更張,變成了《中國新歌聲》(還不如用夏洛取的《中國好嗓門》)。

然而依葫蘆畫瓢開發的《中國新歌聲》,觀眾并不買單。

上一年的《好聲音》第四季,平均收視率仍高達 4.8%,而被迫改名為《中國新歌聲》后,暴跌至 2.1%!和以前的自己比,可謂慘不忍睹。

到了 2017 年的《中國新歌聲》第二季,哪怕請來了劉歡、周杰倫、陳奕迅、那英這等天團導師陣容,仍難止頹勢——首播收視率 2.6%,平均收視率 1.9%,又創新低 ...

眼見曾經的爆款逐漸淪為平庸,《好聲音》著手自救,開始了看似大刀闊斧的升級。

第一步,就是奪回《中國好聲音》這個名字,打打情懷,挽回老觀眾。

第二步,模式升級。但是被寄予厚望的升級,效果不盡人意。

升級不痛不癢,雖然有時能引發爭議、登上熱搜,但最終不僅沒讓《好聲音》重回巔峰,更提高了觀看門檻,讓不少觀眾一臉懵逼。

這些新設計,比如有導師試音、魔鏡轉椅,將每位導師的學院席位縮減至 6 個,在盲選階段引入 PK,以及今年新增的 " 一鍵閉麥 " 功能(即被其他導師閉麥之后,便無法通過說話為自己爭取學員)等等。

這些升級的意圖,是要讓賽事更加激烈,但往往只是在無用處作秀過猛,上躥下跳。

到頭來,升級既沒戳中愛看熱鬧的觀眾,也沒滿足只想好好聽歌的觀眾,兩邊不討好。

作為回應,2018 年的觀眾給了《好聲音》又一個收視率新低,即便是收官時的巔峰之夜,收視率也僅有 1.7%...

其實,《好聲音》的沒落早已注定,可惜的是,沒人肯給它一個體面離開的機會,仿佛誓要榨干剩余價值。

3

《好聲音》淪為好故事、好演技、好廣告 ...

《好聲音》沒落,一是因為審美疲勞,二是外部沖擊。

以盲選轉椅為核心的賽制,初見驚為天人,但它就像一道好菜,再如何好吃也經不起連吃幾年——早膩味了。

《好聲音》不如以前精彩?這說法見仁見智。能肯定的是,觀眾再也沒有當初的新鮮和沖動勁了。

另一邊,有太多的誘惑,吸取著他們的新鮮和沖動勁。

在《好聲音》橫空出世的 2012 年,電視仍是收視主力,網絡節目、短視頻、直播等等完全不成氣候。

時至今日,群雄并起。

2017 年,愛奇藝首次拉通全站資源推出《中國有嘻哈》,總制片人陳偉放言,"《中國有嘻哈》在制作理念和交互技術上,是領先于這個時代其他同類節目的,這是一種升維打擊,必將秒殺 2017 年夏天所有的網綜節目。"

除了《中國有嘻哈》,《偶像練習生》《創造 101》《明日之子》《樂隊的夏天》《這!就是街舞》等等節目,無不在聲量或口碑上壓得《好聲音》抬不起頭。

在這樣的對比中,有人評論道:如今的《好聲音》已經不能算新瓶裝舊酒了,簡直是在制售過期食品。

其他節目的崛起,不僅是在瓜分觀眾的注意力,更進一步削弱《好聲音》的優勢。

作為一檔音樂選秀節目,除了賽制,《好聲音》的主要優勢在于歌曲和選手。

然而,一方面就像燦星的副總裁陳偉曾說的," 這個節目的核心是音樂,但是中國特別好的歌已經快被挑完了。"

另一方面,如今的選手想成名,可選的舞臺太多,而《好聲音》已經不是最優選。

由于各方沖擊,《好聲音》的影響力日漸式微,哪怕選手表現優異,也大多落得個籍籍無名的結果。從 2012 年至今,《好聲音》產生了 8 位冠軍,除了梁博和張碧晨,其他人奪冠即巔峰,冠軍身份并沒能讓其事業更上一層樓。冠軍如此,其他選手的境遇更不用說了。

為了維持熱度,《好聲音》只能在別處下功夫。

所以,我們見到了 " 中國好關系 "" 中國好故事 "" 好廣告 "" 好演技 ",本該最重要的 " 好聲音 ",卻與我們漸行漸遠。

它的重心,從選手變成了導師。于是節目開始聽歌三分鐘,搶人半小時。導師全程耍寶,制造話題,尬上熱搜。粉絲倒是開心了,路人全然無感。

《好聲音》" 假草根,真商業 " 的面目被人認清,人們幡然醒悟:這不過是個按劇本演的節目(還有點老掉牙),和真正的比賽毫不搭邊。

這樣的基礎不變,《好聲音》的模式升級就只是在隔靴搔癢,既糊弄自己也糊弄觀眾。

話說回來,《好聲音》能走到今天,已經很了不起。

但如果要東山再起,留給《好聲音》的時間不多了。他殺淘汰,自殺重生,只有下決心干死過去的自己,抱著歸零、重新出發的覺悟,才有一線生機。

若是沒有這樣的決心,還是見好就收,為觀眾多留些美好的回憶吧。

以上內容由"金錯刀"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相關標簽 收視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七星彩走势图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