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被俄羅斯人坑 3 億,長城汽車出海難在哪里?

36氪 10-12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出行一客 "(ID:carcaijing),作者 陳亮 李皙寅 王斌斌,編輯 施智梁。

長城汽車與俄羅斯經銷商糾紛仍未了結,但損失已不可避免。

7 月 2 日晚間,長城汽車發布公告,長城汽車與俄羅斯經銷商伊利托的糾紛,長城汽車已在 2017 年度計提壞賬約人民幣 3.23 億元。2018 年 7 月,長城汽車在俄羅斯上訴,暫未收到開庭通知。

由于該事件發生于 2014 年,上述損失對目前的長城汽車來說并非大事。2018 年,長城汽車總營收和凈利潤分別為 992.30 億元和 52.48 億元,上述壞賬占總營收和凈利潤的比例為 0.33% 和 6.32%。

長城汽車方面告訴出行一客記者,中國自主品牌在海外發展時都交過學費,長城汽車也是其中一家。

面對上述損失,長城汽車方面表示,長城汽車目前在俄羅斯的業務不會有影響,后續海外發展也不會受到影響。

一位曾在車企擔任高管的分析師向出行一客記者表示,中國自主品牌出海是大勢所趨。出海面要面臨政治、經濟、法規、風土人情等問題。

2018 年財務數據顯示,南非地區貢獻營收達 7.41 億元、厄瓜多爾貢獻營收為 4.97 億元、智利貢獻營收 4.00 億元、俄羅斯貢獻營收 3.98 億元。這些地區營收都呈現同比增長的態勢。

其中俄羅斯是長城汽車重點布局的區域之一。2004 年,長城汽車進入俄羅斯市場。2018 年長城汽車 SUV 品牌哈弗在俄羅斯銷售 3213 輛,同比增長 69.6%。目前在俄羅斯市場保有量達 12 萬臺。

雖然銷售數量上漲,但是俄羅斯不確定學習成本。

國際化之路不得不走

對于長城汽車來說,國際化一直是其重要的發展方向。長城汽車通過輸出海外設立子公司、海外建廠、海外收購的形式展開了自己的布局。

長城汽車分別在俄羅斯、澳大利亞及南非成立銷售子公司,開展汽車銷售業務。除此之外,長城汽車還想厄瓜多爾、智利、伊朗等地區銷售產品。

經貿環境還是給長城汽車國際化帶來了挫折。2014 年的經濟制裁讓俄羅斯盧布大幅貶值,眾多俄羅斯企業承受不住經濟壓力紛紛破產。

長城汽車在俄羅斯的經銷商伊利托集團就是其中一家。自 2014 年 10 月份開始,俄羅斯經銷商伊利托集團無法按時支付車款,涉及金額為 4844 萬美元(約人民幣 3.32 億元)。長城汽車在 2015 年 10 月提起訴訟,要求伊利托集團旗下 IMS 有限責任公司償付應付款項。

經多輪庭審及仲裁,由于 IMS 有限責任公司申請破產(破產程序尚在進行中),法院判決駁回長城汽車部分訴訟請求,2018 年 7 月本公司再次提出上訴,暫未收到開庭通知。

這件事并沒有阻礙長城汽車在俄羅斯的布局。長城汽車 2015 年宣布在俄羅斯圖拉州設立生產工廠,該項目總投資 5 億美元,規劃年產 15 萬輛,本地化率達到 65%。

2019 年 6 月 5 日,長城汽車俄羅斯圖拉工廠正式竣工投產。哈弗 F7 車型在俄羅斯圖拉工廠下線并宣布上市。

除了銷售外,在研發方面長城汽車也堅持國際化戰略。長城汽車構建以保定總部為核心,涵蓋歐洲、亞洲、北美等全球研發布局。

長城汽車目前已實現在中國、美國、印度協同開發智能駕駛技術,公司智能駕駛技術已取得美國密歇根州的自動駕駛汽車檢測路試許可證。

正如長城汽車董事長魏建軍所說,一家汽車公司只有走出去才有希望。沒有全球化的公司,其商業價值、品牌價值都不會高。

出海的學費

中國自主車企走出去也是需要支付大量學費的。

不止長城汽車,在俄羅斯鎩羽而歸的還有金杯汽車。

2007 年 3 月,華晨汽車與俄羅斯敲定 8 萬輛金杯海獅輕客大單。半年后,華晨汽車加碼在俄羅斯建廠,通過散件組裝的方式,向俄羅斯出口逾十萬輛中華轎車。這被媒體稱為," 對華晨汽車國際化戰略最為豐厚的一次回饋。"

彼時,在金杯眼中,俄羅斯是一塊待開采的富礦。金杯汽車不斷加強俄羅斯合作項目,試圖占領俄羅斯 1 噸商用車市場。以此為切入點,開發烏克蘭、白俄羅斯、哈薩克斯坦等獨聯體市場。并成立了金杯羅斯有限公司,注冊資本 2.5 億元盧布,金杯汽車持股 60%。

風云突變。俄羅斯市場突遭多重打擊。知情人士告訴出行一客記者,俄羅斯市場變化太快,遠大于市場預期。比如,當工廠建設完工后,俄羅斯又新推出了新的環保稅費,執行力度大、推行速度快,給企業造成了巨大壓力。此外,外部的匯率影響也讓金杯吃了大虧。

2014 年金杯汽車投資俄羅斯項目由于匯率變動原因損失 2195 萬元,但金杯仍試圖挽回局面,當年俄羅斯基地的多種車輛獲得俄羅斯認證,主要生產線建成,并開始導入產品,試圖為次年大干一場做好準備。

在公告中,金杯力圖在次年完成俄羅斯工廠汽油機配套開發工作,建立合資公司的營銷和服務體系,力圖全年整車銷量破千輛。

情況急轉直下。在 2016 年的公告中,金杯汽車將金杯羅斯應收款 724.22 萬元 100% 計提壞賬準備,而金杯羅斯公司已經停產。

隨后不久,金杯汽車剝離了不賺錢的整車制造業務。

2017 年 6 月,金杯汽車將其持有的沈陽金杯車輛制造有限公司 100% 股權,作價 3.71 億元轉讓給沈陽市汽車工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公司專為專注于利潤較高的零部件業務。

不僅在俄羅斯市場上中國車企屢屢受挫,在美國市場上,中國自主品牌也曾遭遇危機。

2013 年,比亞迪擊敗了眾多美國競爭者,獲得長灘運輸公司 10 輛電動大巴價值 1210 萬美元的訂單。

訂單簽署后不久,美國工會 LAANE 抗議比亞迪沒有保證工人的相關權益。隨后美國媒體報道稱,在比亞迪北美總部培訓美國員工的中國專家薪資水平低于加州每小時 8 美元的最低工資標準。

超級政客長期對美國政府的施壓及游說,認為比亞迪不符合 " 對弱勢企業扶持計劃 ",同時勞資事件爆發,最終比亞迪失去了長灘訂單。

" 勞資事件發生后比亞迪迅速補課,了解當地就業法規。徹底實現本土化,包括產業工人本土化和銷售、管理人員本土化來應對危機。" 比亞迪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李云飛告訴出行一客,此后比亞迪聘請專人來進行政府關系維護和應對媒體質疑。

學費沒有白交。之后比亞迪守住了加州最大的公交公司——洛杉磯大都會公交公司 25 輛的訂單。2015 年,長灘運輸公司又向比亞迪拋出了橄欖枝,斥資 1100 萬美元購買 10 輛電動大巴以及發動機、充電設備等產品。

羅蘭貝格全球合伙人方寅亮告訴出行一客記者,從市場準入來看,美國、歐洲、第三世界市場各不相同。美國市場準入壁壘較低,但法律風險非常高;歐洲準入壁壘非常高,但是一旦進入,后續風險較小。第三世界潛規則多,并且有一定的逆市場化風向。

" 至于俄羅斯市場,政策風險高。" 一名深耕汽車市場十多年的業內人士對出行一客說,"(經貿)關系好的時候非常好,等企業投資完了之后。政策突然一變,改變各種政策,讓人措手不及。"

以上內容由"36氪"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七星彩走势图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