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江蘇省文藝工作者座談會上,文藝工作者們這么說

" 如果有來生,我還唱淮劇。"

" 我從來不覺得藝術家可以懶散,一個好的藝術家要善其身。"

" 很多人問我:你這個在上海復旦就學十年的江西人,為什么最終留在了江蘇?我想說的是,并不是江蘇留住了我,而是江蘇孕育了身為編劇的我。"

……

在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五周年之際,10 月 12 日,江蘇舉行全省文藝工作者座談會,深入學習貫徹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進一步號召和推動全省廣大文藝工作者加快構筑文藝精品創作高地,在江蘇文化高質量發展中提振精氣神、展現新作為。這次座談會,既有江蘇文藝界 " 明德模范 " 代表陳德林,又有 " 名師帶徒 " 計劃中的名師代表周京新,以及青年文藝工作者們。這些文藝工作者們說了寫什么?現代快報記者告訴你。

陳德林:如果有來生,還唱淮劇

" 我是一名淮劇演員,但并非梨園出身,而是一個三代碼頭工人的后代,從小就愛上了戲曲,與淮劇結下了不懈之緣。" 座談會上,江蘇文藝界 " 明德模范 "、75 歲 " 淮壇鐵漢 " 陳德林,用一口帶著淮劇官話的口音,分享了他的淮劇情緣。他說,自己從藝 60 年,這一生都奉獻給了淮劇,如果有來生,還唱淮劇。

" 別人都說我是戲瘋子,我不但一個瘋,還娶了一個愛戲如命的愛人黃素萍一起瘋;不但我們這一代人唱淮劇,還帶上女兒、女婿一起唱。由于我們酷愛淮劇,忠于淮劇,淮劇也給我們帶來了福音,一家兩代人四個國家一級演員,兩朵梅花,五朵白玉蘭,是淮劇界的大滿貫家庭。"

2017 年,陳德林的淮劇電影《臘月雷》,在上海首映成功。如今,這部電影如今已經放映 180 多場。陳德林說," 為了拍這部電影,我不顧家庭的反對,拿出了自己多年的積蓄、我對子女和家人說,留金、留銀、留房產不如留一部好的電影,把我的流派藝術傳下去,這是一件值得做的事。"

事實上,陳德林身體并不好,他說," 從 1992 年到 2004 年,這 12 年期間,我動過 6 次手術,其中還有一刀是膀胱癌晚期。有人說,‘你不要命啦’。我回答說,‘我是為淮劇而生的,寧愿倒在舞臺上,也不愿意死在病床上’,這是我的心聲。" 陳德林話音落下,現場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周京新:藝術家要耐得住寂寞

作為 " 名師帶徒 " 計劃中的名師代表,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江蘇省美協主席、江蘇省國畫院院長周京新在座談會上發言。他寄語年輕藝術家們,要耐得住寂寞," 藝術家需要有沉下來埋頭苦干的精神。"

在座談會現場,周京新的學生馬帥也一同出現。師徒倆的作品,在江蘇 " 名師帶徒 " 美術工作者師徒作品聯展中聯袂亮相。對馬帥,周京新十分看好,他說," 帥從本科到研究生都是我帶的。在前兩天剛結束的 2019 年百家金陵中國畫展上,馬帥從全國幾千件作品中突圍,進了前 20 名,很不容易了。" 而對老師的期望,馬帥很感激,他告訴現代快報記者,老師是一個生活中非常和善的人,但在繪畫藝術上,又有著很高要求的人,自己會按老師的期望不斷努力前行。

同時,周京新表示," 藝術家的成長,是一個‘漸進、漸悟、漸成’的過程。對青年人來說尤為重要的是,要在目前這種積極的氛圍中明確自己的方向和信念,堅定初心;在‘義’和‘利’的關系上堅定地做出抉擇。先理清思路,然后沉得下心,耐得住寂寞,不斷提高對自己的要求。"

羅周:江蘇孕育了身為編劇的我

" 很多人問我:你這個在上海復旦就學十年的江西人,為什么最終留在了江蘇?我想說的是,并不是江蘇留住了我,而是江蘇孕育了身為編劇的我。" 座談會上,青年文藝工作者、著名編劇羅周如此表白。

羅周的 " 光環 " 很多,她編劇的京劇《將軍道》、錫劇《一盅緣》,于 2012、2014 年,兩獲 " 中國戲劇獎 • 曹禺劇本獎 ",成為該獎項最年輕的蟬聯得主;2017、2019 年,受聘為 " 曹禺劇本獎 " 最年輕的終評評委。

" 當人們更多關注我的‘天賦’時,我更想與大家分享的,是身為藝術工作者的堅守。正如總書記講話中所勉勵的,要有‘板凳坐得十年冷’的藝術定力、有‘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執著追求。" 羅周說,創作揚劇《衣冠風流》時,因初稿不如人意,她索性完全重寫最后一場。自晚上 7 時動筆,一口氣寫到凌晨 4 點。敲完 " 全劇終 ",除手指之外整個人都僵住了似的。

" 唯有專注的態度、敬業的精神、踏實的努力,才有望創作出高質量、高品位的作品,唯有創作出高質量、高品位的作品,才算得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民族。" 羅周的發言,獲得了青年藝術家們的一致認同。

施夏明:昆曲正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 自豪、致敬、奮斗這六個字,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這是我今天想要表達的。" 座談會上,青年昆曲演員、江蘇省演藝集團昆劇院副院長施夏明如此說,現場,他還分享了自己與昆曲的點點滴滴。

施夏明說:" 早些年時,面對乏人問津的市場窘境,面對扣完房租水電之后不到 300 塊的工資,不知前路在何方的我,在和別人提起自己的工作時,總會低一個聲調說,我是唱昆曲的 …… 而現在,如果再有人問起我,我會滿懷自信地回答對方,我是昆曲藝術工作者。"

作為一線的戲曲工作者,施夏明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趕上了好時代。" 以前,一個劇院全年演出量不足五十場,現在,僅僅我個人年演出量就接近一百場,觀眾、戲迷現在越來越愛看戲,也越來越懂戲,昆曲這樣一門古老藝術展現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現代快報 +/ZAKER 南京 見習記者 徐可 記者 胡玉梅 / 文 施向輝 / 攝)

(編輯 周冬梅)

以上內容由"現代快報+ZAKER南京"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七星彩走势图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