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七年了,《絕命毒師》終于回歸,今天都給我哭!

新周刊 10-12 30

本文為微信公眾號"Sir電影"授權轉載。

有生之年。

11年的等待,一遍又一遍地查詢著拍攝進展,一次次密切關注主演動態,一天天數著上線日期。

甚至,早早就在評論占坑,以"死"相逼。

支持我不自殺的理由之一;

……這就是我的世紀期待;

我心中永遠的第一神劇!

今天,終于"過年了"。

網飛上線,結局落定——

《絕命毒師電影:續命之徒》。

無意外,大型暴風痛哭の回憶殺現場。

隨便打開一幀,催淚指數都是公升級。

小粉

六年前一模一樣的發型和胡子,連傷口都絲毫不差:

老白

他究竟死沒死?

臺詞里給你實錘,官宣領便當。

即便如此,每一次現身都起一身雞皮。

還有用膠紙封住彈孔的房車,小孩在沙漠里抓的蜘蛛,老白和小粉一起制毒的"旅行",停車場的瘋大叔……

都回來了。

電影剛上線就在豆瓣打出9.3的分數。

情懷爆炸。

但在情懷以外,Sir看到更多的是影版重復自己的捉襟見肘。

最讓Sir心酸的一幕——

40歲的小粉扮演者亞倫·保爾,舉槍指向鏡頭。

他的手,止不住顫抖。

Sir才意識到……

有些東西,是真的回不來了。

這大概就是佳作與神作的區別

佳作,或感動,或刺激,或厚重,或悲壯……

是如飲醍醐的內心滿足。

而神作,是超出任何情緒可填補的遺憾。

震驚?當然有,但不是當初那種震驚了。

炸裂?也會,但好像沒曾經那樣帶勁了。

所以,看完電影,Sir還是忍不住把時間留給它。

神作,《絕命毒師》

質感

11年前,還沒有"神劇"這說法。

但我們已經見過神劇的樣子。

《絕命毒師》共五季,62集 ,沒多少人能從中找出水分。

爛番茄,五季滿分;

08年首播,Metacritic沖爆99分,以"世界上最高評分電視劇集"的身份寫入2014年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

豆瓣全季超50w人評分,沒一季低于9。

那幾年的艾美獎、土星獎、連金球獎幾乎都被它承包。甚至退出熒幕3年后,還獲得了"人民最受懷念劇集"獎。

除了"神劇",它還教會我們另一個詞——

美劇質感

Sir回想那些年,幾乎每次更新都能讓人發出同樣的驚嘆。

電視劇居然TM可以這么拍?

每一個鏡頭,鏡頭里的每一寸,都讓當時的Sir如獲至寶。

比如,他的沉穩

當初看《毒師》,Sir印象最深一集在第三季。

一大震驚是,向來崇尚快節奏的美劇竟然可以如此耐心。

完全放棄速度,費勁筆力去白描角色成長的每一個細節。

花整整一集打一只蒼蠅。

只是打蒼蠅嗎?

蒼蠅,只是蒼蠅嗎?

絕不。

蒼蠅,是他當下所有壓抑和煩惱的抽象指代。

開始一個人打,老白心里病態的堅持,讓他必須打死這只蒼蠅才去干正事。

后來,杰西闖入,老白讓他幫忙打。

潛臺詞:老白認為自己此刻這種兩難的局面,杰西也有責任。這也是為什么當杰西拒絕時,他暴跳如雷。

最后,杰西騙老白吃下安眠藥,迷糊中老白道歉,發泄了心中的苦悶,舒緩了壓抑的內疚。

此時蒼蠅已不再煩人。

但最后導演還是讓杰西打死了那只蒼蠅,意味著杰西對老白的重要性。

這就是《毒師》用一只蒼蠅撬起的重量。

對細節的雕琢,是導演兼編劇文斯·吉里根最擅長的事。

他站在越來越快的潮流對面,卻完全不擔心觀眾棄劇。

因為:

我們已經填充了足夠多的元素,挖了足夠多的坑。不用追問,你只需投身故事之中。

更可怕的是,這部劇中,會講故事的,不止導演——

攝影師邁克爾·斯勞維斯。

看他的細微

第一季,第一集,老白在洗車房看見一個金發美女后,暈倒在地。

許多人當時不明所以。

重看才發現,這是《毒師》的老辣。

——角色塑造,悄然布局。

關鍵詞:綠色。

金發女郎穿的衣服顏色,就是綠色。

此后,綠色元素依次出場——

老白第一次制毒,穿的衣服,綠的;

藏錢的嬰兒房里,那堵墻,綠的;

戴滑雪面罩去偷甲胺,那個面具,還是綠的。

什么意思?

當老白第一次換下綠色,卻暗中戳穿它的含義。

漢克受傷入院,老白安慰家人時提到了綠色:

我記得那天開車來醫院的時候

都是綠燈

綠燈,代表順暢。

但刻意鋪滿的綠色,代表這個角色對僥幸的迷信

他要倚靠一個又一個"綠燈",挺過致命的癌癥,闖過兇惡的毒梟……

關關難過,他關關要過。

另一個角色,完全不同的色彩。

小粉。

關鍵詞:黃色。

在外,針織帽和內襯T恤,黃的;

家里,床罩被套,黃的;

進入實驗室,更明顯了,穿著黃色的實驗服瞎胡鬧。

黃色代表活力,也是小粉天生的樂天派意象。

但。

這才是角色邁向觀眾的第一步。

弧光的出現,從飽和度直線下降開始。

無論是充滿生機的綠,還是鮮艷的黃。

最后都漸變為混沌和暗黑

而這一切,都在邁克爾·斯勞維斯的掌控之中:

當Walt越來越墮落成一個罪惡的人

我讓這個劇的色調變得越來越黑暗

他把所有用心,隱藏于鏡頭角落,但從不怕被觀眾忽略。

因為:

正是有人在聚光燈外埋頭雕琢,才有了我們猝不及防的靈魂一擊。

解鎖這一層細微的意義,你才會懂——

第四季,老白與小粉握手時,臉上復雜的表情代表什么;

第一季,他在加油站的那個轉身,意味著什么。

共情

《絕命毒師》里單論演員,捧回的獎杯就能堆積成山。

老白,艾美獎6次獲獎,金球獎1次。

小粉,艾美獎3次獲獎,土星獎1次,金球獎提名1次。

就連斯凱樂都扮演者,安娜·岡,3次獲得艾美獎,多次土星獎提名;

漢克的扮演者迪恩·諾里斯,邁克的扮演者喬納森·班克斯,也都獲得一次艾美獎最佳男配。

6年的劇集,超乎尋常的密度,不止改變我們的觀念。

所有演員,都應驗了那句話: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

把靈魂毫無保留地交給角色,是演員能給觀眾最大的共情。

就說撐起門面的三劍客:

小粉:懂行情

老白:懂技術

索爾:有門道

但現實中,他們才不是這樣。

真實的風騷律師索爾,焦慮得很。

NG間隙,永遠自己在那兒叨逼叨——

我搞砸了三次,對不對

走位不準。

反省臺詞。

還擔心自己NG太多。

小粉,真實性格跟劇里完全相反。

我喜歡演一個跟我自己不一樣的人

站在人堆面前,公共講話會讓我很害怕

但在鏡頭面前,只要是演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我就會完全放松

真能完全放松嗎?

呵呵。想也知道不可能。

而霸氣的老白,其實最"雞賊"

《毒師》選角時,來試劇本的咖很多。

當時布萊恩·科蘭斯頓已經52歲。

布萊恩是童星,八歲出道,作品無數。

此前最拿得出手的,還是2000年的自導自演家庭肥皂劇《馬爾科姆的一家》。

飾演一個膽小怕事的妻管嚴。

當時的布萊恩,成功算不上,但成精是絕對的。

在影視圈摸爬滾打多年,煉得火眼金睛,拿到《毒師》的劇本,一下就看出這是尖貨——

他野心勃勃,有備而來。

我非常想參演,讓我的氣味遍布這個角色

我想要做個記號將它據為己有,以至于讓Vince(總編劇)能聞到我的麝香

所以最后,抓住了。

布萊恩來為主角試讀臺詞,我們被他的表現震驚了

對老白這個角色,他有360°完美素質

但進入劇組后,他們某種程度上都被改變了。

2013年3月10日。

老白和小粉兩位演員聚在一起。

邊喝酒,邊靠著沙發,讀著《絕命毒師》最終集劇本。

當老白讀完最后一個字:"全劇終"。

他看了看小粉。

兩人相視良久,沒人打破此刻的寧靜。

舍不得與相伴6年的角色抽離,更舍不得的是,早已如父如子的搭檔,從此也要分開。

打破沉默的,是小粉的啜泣。

默默地仰頭,擦了擦眼淚。

但馬上,他們又立刻呵呵地笑起來。

為毛?

老白說,他覺得不會有續集了。

它結束在最恰當的時刻,它的高光時刻。

果然,之后如老白所料。

6年間,《毒師》沒有任何續集,避免狗尾續貂。

哭,因為不舍。

笑,因為不舍之后,確保他們的心血,沒有被糟蹋。也因為他們的改變都值得。

在幕后花絮里,有兩個動作Sir至今印象深刻。

一個,是小粉摸脖子。

劇本朗讀會,小粉讀到與老白吐露心扉的段落時,顯然動情了。

一只手扶著脖子,滿臉通紅,聲音低沉。

關鍵是,當電視播出到這一集時——

他幾乎100%還原了當時的情緒、動作。

另一個,是老白。

第五季殺青,所有演職人員都心情糟糕。

因為這意味著一個家庭將要暫時離別。

昔日的吵鬧,變成如今的蕭瑟,所有人私下聊天的用詞都是:糟糕,難受。

唯有老白。

對著鏡頭,張開雙手,沐浴陽光:

"棒極了。"

他不傷感嗎?

Sir不同意。

只是,當你融入一個角色,當你重新穿上那件綠色襯衣,當一切都塵埃落定。

他和老白一起,釋懷了。

亞倫·保爾,成為了小粉。

布萊恩·科蘭斯頓,就是老白。

命運

《絕命毒師》本來可能是部無人問津的爛劇。

劇本寫好后,遞給FX、TNT、HBO等大電視臺時。

一致拒絕。

理由:"沒人愿意看一個中年大叔在新墨西哥州販毒的故事,而且他還是個大反派。"

最后AMC冒險接手。

結果?

一度后悔死了。

2008年1月20號,《絕命毒師》首播這日,收視率慘淡得嚇壞了主創。

連谷歌的當年搜索榜都沒上。

甚至它獲得了2008年的艾美獎后,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絕命毒師》是個什么劇。

在那一年正好遇到美國編劇大罷工,所以第一季只有短短7集。

它太小了。

太不起眼了。

就像劇集的開場,竟是以一條長褲切入。

空中飄下來的褲子,和一輛飛馳而過的房車。

房車一頭扎在路邊的灌木叢里。

蹦下來一個驚慌失措的男人,但身上只穿一條白色內褲,腰間還有些贅肉。

可下一個鏡頭,立刻抓住你。

鏡頭一切——

車內,戴著防毒面具的人昏倒在副駕?

懸疑初現,又馬上捂住。

注意力重新被那個奇怪的男人勾去。

自顧自穿著衣服,沒管車里人的死活。

而連條褲子都沒有,還要穿上上衣。

好面子。

當他穿好衣服,威風地站在公路中央,舉槍指向前方……

一轉身,留下了那個經典的"穿幫"。

一個開場,預示了《毒師》的命運。

初看,平平無奇,或者可以說不知所云。

但細品。

懸疑、荒誕、人物、氣氛,全立起來了。

后來的情況大家都知道了。

《絕命毒師》熱度瘋漲,甚至得到了當年《權游》被偷劇本的"殊榮"。

不止劇集本身。

在劇集中,"命運"這個概念始終如禿鷲般盤旋在角色的上空

就像那一次次出現的陰陽臉——

還有老白生日派對上。

他對朋友的寒暄。

漢克跟老白說,我以后帶你去跟蹤,看我們怎么搗毀冰毒實驗室。

給你的生活增加點激情。

老白說的是,Someday。

甚至小粉女友的逝去——

以上,一一應驗。

從小技巧上說,這些是編劇的伏筆。

但從宏觀上說,《毒師》的畫外音再明顯不過。

當你以為它在講述一群人被逼入絕境的窘況,最后,你才發現,它臨摹的是所有人宿命的輪廓。

還記得那些瞬間嗎?

斯凱樂想帶女兒逃跑,兩次硬幣扔到了科羅拉多州。但偷偷地,她用腳把硬幣又撥回了自己的家,新墨西哥。

回去是錯的,但她就要回去。

小粉初次開槍殺人,一邊哭一邊用槍指著蓋爾的頭。

殺人是絕路,但他仍然摳下扳機。

老白的化療效果有了成效,癌癥組織少80%。

家人一臉驚喜,但他的表情卻只有絕望。

看到沒。

所有人終其一生尋求解脫,最終還是他們自己,為命運畫下閉環。

別誤會,《毒師》并沒有你想象的那么悲觀。

正如豆瓣頁面第一季里被頂得最高的評論。

是引用老白的那段獨白:

我從未為自己而活,我的意思是,選擇。

這一生都是被推著向前,從未有過真正的選擇。

而最后來的是癌癥,我只能選怎么面對。

醫生們討論著還能活一年還是兩年,好像這是唯一重要的事。

但只是活著又怎樣,如果我不能勞作不能享受美食不能做愛?

我不想像植物人一樣躺在病床上,而那成為你最后記得的我。

它在告訴你命運的真相,即使手段黑暗、荒誕、殘忍。

但。

這不正是你愿意稱它為神劇的地方——

能用幾十個小時,讓你感受一次命運的跌宕,就是神劇。

再如果。

這幾十個小時里,有哪怕一個瞬間,它牽動了你的命運。

在它之后,你心中將再無神劇。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小田不讓切

以上內容由"新周刊"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最新評論

沒有更多評論了
頭條新聞

頭條新聞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七星彩走势图2019